[2017微商展会]第三届微商春晚,2017年12月12日,广东@广州。咨询热线:18518295360
中国微商博览会
电商看阿里巴巴,微商看沸点天下

微商十强 > 新闻资讯 > 【商丘美女注意】央视:微商面膜大多出自黑作坊,激素超标6000倍!害人不浅!

【商丘美女注意】央视:微商面膜大多出自黑作坊,激素超标6000倍!害人不浅!

2015-4-19 0:40:26   来源:商丘新鲜事
【商丘美女注意】央视:微商面膜大多出自黑作坊,激素超标6000倍!害人不浅! 2015-04-19 商丘新鲜事 商丘新鲜事 商丘新鲜事

微信号 sqxxs0370

功能介绍 《商丘新鲜事》立足商丘,面向世界,以文字、图片、视频等多种形式全方位、多角度地向世界发布商丘的即时新闻信息,以“权威、实用”为特色,为宣传商丘,提高商丘对外影响力做出了积极贡献。让您不出家门了解每日商丘。力争让世界了解商丘,商丘走向世界!

请看中央电视台对微商面膜的报道:


【提醒:微商#面膜加激素# 有的超标6000倍 千万别用!】文小姐通过微信买了款面膜,刚用时确实有效,可一停用满脸长痘。调查发现,微商面膜多出自黑作坊,原料低劣且添加“皮肤鸦片”糖皮质激素,有的甚至超标6000倍。初用时美白祛痘效果明显,长期使用会导致皮炎,甚至高血压!

相关报道:

朋友圈微商“疯狂的面膜”:多杂牌 利润达数十倍

据新华社电:无处不在、质量粗劣、暴利惊人……微信圈中面膜的汹涌席卷势头让人们大吃一惊。

人们已经注意到,“疯狂的面膜”正是当下国内“微商”发展状态的一个缩影。早在今年年初,就有微商运营团队称:“2014年是微商的成长年,2015年则是微商爆发年,微商将对电商产生巨大的冲击。”

面对时下火热的微商,如何实现“微商”规范有序而非野蛮生长,避免朋友圈成为三无产品、传销的“法外之地”,已成为摆在社会和有关部门面前的重要考题。

乱“吃定消费者不可能去检测”

“朋友圈里卖的面膜很少是知名品牌的,都是杂牌。现在做一个杂牌面膜太容易了,取一个听上去拗口的洋名,叫人设计一个高大上的包装,再找面膜工厂贴牌生产就成了。”

“朋友圈的面膜大多要三四百元一盒,一片至少要50元,但实际成本估计5元一片都不到。”

“朋友圈已被面膜占领。”不少网民最近感慨。一位从事面膜生意两年的微商表示,网民的感觉不假,“微商这么火,面膜功不可没,去年的微商就是面膜撑起来的。”同时,一些娱乐界名人纷纷成立面膜公司并亲自代言,更让这个市场炙手可热。

奥美集团数据显示,国内大大小小的面膜品牌两年间增长了4倍。目前,市场上至少有300多个面膜品牌。

杭州芙丽诗贝面膜品牌创始人华树青表示,之所以面膜市场野蛮生长,是因为这个行业属于暴利但门槛很低,比较容易吸引消费者。

“朋友圈里卖的面膜很少是知名品牌的,都是杂牌。现在做一个杂牌面膜太容易了,取一个听上去拗口的洋名,叫人设计一个高大上的包装,再找面膜工厂贴牌生产就成了。”华树青说,去年连开鞋厂、袜子厂的都进这个行业来圈钱。

华树青说,由于面膜这个东西科技含量并不高,所谓3D面膜、燕窝面膜、多肽面膜多数打着高科技的旗号,实际只有概念,里面的成分换汤不换药,欺负的就是消费者的外行。“比如燕窝面膜,里面根本没燕窝,吃定的就是消费者不可能去检测。”

业内人士表示,这两年大量外行的人进入面膜这个行业,就是奔着面膜的暴利去的。“朋友圈的面膜大多要三四百元一盒,一片至少要50元,但实际成本估计5元一片都不到。”

华树青说,更严重的是微信圈里的面膜不少是三无产品,“面膜类的产品都需要到食药监部门去备案,但微商面膜很多没有备案,违规销售”。更让正规面膜商头疼的是,不少杂牌面膜商为了追求效果,会让生产商违规添加激素、重金属等违法物质,“整个市场都被搅乱了”。

忧传销阴影如影随形

“总代招一级代理,一级招二级,二级招三级……这样一级一级招,所以有段子说,面膜不是朋友买去的,都是代理拿走的。性质与传销相似。”

“微信对话生成器、支付宝转账截图器这样的软件满天飞,即使你一天没做成一单,通过软件就可以编造出一天成交一万元的假象。”

“微商”,仿佛已等同于“财富传奇”,果真如此么?业内人士曝料称,很多人每天晒上千甚至上万的交易额,其实很多是虚假的,有的已近似于传销。

一位名叫范云(化名)的“90后”微商讲述了她惨痛的经历。范云说,看到朋友圈里一个不熟的朋友天天发卖面膜赚大钱的照片,就很心动,成为对方的代理。

做代理,就要进货,范云花了一万元买了100盒面膜,按照上家的说法,面膜的售价在298元,范云有近两倍的利润空间。不过收到货后,范云才发现面膜包装有些粗糙,生产厂家也不明确,此时上家表示,微商的面膜不讲究包装更多讲究效果。上家还告诉她,要致富就多招代理。将信将疑的范云就这样开始在朋友圈卖面膜,“上家发什么图,我就粘贴过来”,并且以150元一盒的价格招起自己的代理来。

“一个做化妆品生意的微商朋友看到我的朋友圈后,表示要做代理,并且一次性下了10万元的货。我让上家发了货,但朋友收到后表示,这面膜是三无产品,根本卖不出去。而我再找上家时,上家把我拉黑了,现在找不到她。”范云说,为了减少损失,现在她和朋友在想办法处理这批面膜,不排除再卖给不懂行的代理。

业内人士表示,一些面膜商特意选择朋友圈做唯一的销售渠道,为的就是招代理。“总代招一级代理,一级招二级,二级招三级……这样一级一级招,所以有段子说,面膜不是朋友买去的,都是代理拿走的。性质与传销相似。”

一位微商告诉记者,为了招代理,现在最不堪的手段就是捏造交易记录、好评,让朋友圈的人误认为生意火爆、躺着赚钱。“微信对话生成器、支付宝转账截图器这样的软件满天飞,即使你一天没做成一单,通过软件就可以编造出一天成交一万元的假象。”

问微商野蛮没法可管?

现在的微商不少是“杀熟”,而碍于朋友面子,加上投诉无门,很少会去追究。

当下微商存在信用体系低、产品信任度缺乏、售后服务不完善、支付方式不安全等诸多问题,熟人信用一旦被透支,整个商业模式就会崩溃。

面膜曾是微商界的一个传奇,制造了一个个虚假的财富神话,而随着它的面具被撕下,越来越多的百姓对微商失去了信任。

一位吃过亏的消费者说,现在的微商不少是“杀熟”,而碍于朋友面子,加上投诉无门,很少会去追究。 

一些公众和观察人士甚至喊出了“微商必死”的口号,认为当下微商存在信用体系低、产品信任度缺乏、售后服务不完善、支付方式不安全等诸多问题,熟人信用一旦被透支,整个商业模式就会崩溃。

在今年全国两会上,全国政协委员李崴提交了一份“关于大力推进微商行业规范发展的建议”的提案。他提出微商必须要实名注册;同时相关部门需严格监管微商销售产品的来源和合格认证、厂家生产资质等。

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分析师姚建芳建议,微信平台方应加强对微商的把控,如实施严格的审核机制,对于出售商品的微信号进行登记备案等流程,并从购买、物流、评价、维权等方面设立交易机制,增加消费透明度。

“国家对这个新兴经济模式不能坐视不管,需要适当的时候进行立法,监管部门也要主动介入。”姚建芳说,微商现在就如一开始的淘宝,处于野蛮生长阶段,信任危机成为发展的重要障碍,如果没有有效的管理和引导,微商或将被淘汰。

■擦亮双眼

莫做击鼓传花游戏的牺牲品

新快报讯 有记者做了一个小调查,把自己朋友圈的人数统计了一下,423人竟然有78位好友在做微商代理,而且绝大多数还都集中在化妆品行业。 

记者之后与近十个不同品牌的微商招商部取得联系,各个招商部的人都坦言:要想赚大钱,就得多投入,成为高级别的代理,这样才能多发展下级代理,总代招一代,一代招二代,二代招N代的过程中,钱自然就赚到了,做代理最赚钱的首先是发展下级代理,其次是给下级代理培训,自己零售是最笨的人才会选择的赚钱方法。

“这就是塔底和塔尖的区别,微商代理这种事儿,赔钱的是绝大多数,赚钱的是在塔顶的那些人。”一位深谙此道的朋友说。  

记者的另一位朋友投入了三万元,都打了水漂。她说:“是个正常人,都不会在朋友圈中买化妆品,而化妆品招代理的却是最多的,没人买,最终只会坑住我们这些做低等级代理的。”  

在记者身边,有太多这样花费了精力和金钱,却只是养肥了大代理的例子,他们中不乏公务员和高学历的人。  

最后说一句:击鼓传花,传到你手中的,不可能是花……

【商丘新鲜事综合整理】


中国微商博览会
微商十强